2011年5月9日 星期一

印度英語的特點歸納

. 2011年5月9日 星期一

去年東亞領導人會議邀請了印度作為對話夥伴與會。會上印度總理辛格承諾500萬美元啟動“印度—東盟合作基金”,用於支持科技和教育合作,其中包括教授東南亞非英語國家掌握英語。印度此舉贏得了東盟官方的歡迎,但也有官員私下半開玩笑地問:印度打算傳播“印度式英語”嗎?

我和印度人打過交道多年,深知印度人英語口音重、語速快,說起話來滿嘴裡跑舌頭,輔音r發顫音,乍聽起來很難懂。 1968年美國拍攝的《狂歡宴》(The Party),著名喜劇演員塞勒斯(Peter Sellers)扮演一位倒霉的印度土包子,滿口印度腔英語,一路插科打諢自我解嘲,周旋於美利堅高等白人之華屋盛宴,漏子捅了一個又一個,至今還是英美人模仿印度腔英語的經典。

玩笑歸玩笑,實際上印度英語可是英語大家族最重要的成員。早在15世紀英語就隨著英國商人進入了印度,到現在保留了許多現代英語已經很少使用的詞彙。我的印度同事起草給項目執行單位的信裡總是有這麼文縐縐的句子:Please intimate…(請告知…),或者You will be intimated shortly(不久你們就會被告知),同樣的意思,美國同事就直截了當寫:Please let us know和You will be informed shortly。因為印度人口遠超過英國人口,以至於已故英國著名作家馬爾科姆·蒙格瑞奇(Malcolm Muggeridge)曾經這樣說過:“世界上最後一個英國紳士沒準是印度人”(the last Englishman would be an Indian)。

對我來說,最不習慣的是印度人甚麼情況下都使用現在進行時,比如I am understanding it (我明白),She is knowing the answer(她知道答案). 這可不是古蘇格蘭的語法,而是受了印地語的影響的變味英語。受印地語影響的常用印度英語還有Your good name please"(請問您的芳名?)問人家歲數的時候可以用這樣委婉的說法:What's your good number?(敢問您的芳齡?)甚至可以問:When is your happy birthday(什麼時候是你快樂的生日)?他們在問年齡的時候,最普通的說法是“What's your age?"而絕對不說"How old are you?"我問過一個印度人,他幽默地說,“如果說How old are you?,聽上去有點像How old you are! (您多麼老啊!)”而談到廁所,我們最普通的WC(wash closet)是完全沒市場的,他們只說toilet或bath room。

我知道國內單位接待印度客人,往往是幾個本單位的英語高手一起上陣,豎著耳朵聆聽,有時候聽完了還要在互相之間熱烈討論一番才敢翻譯。印度式英語發音的另一個主要特點就是把標準英語中本應該咬舌送氣的音th簡化為t,音sh簡化為s。而且印度人發的t的音,又接近d的音,g和k也是分不開的。所以印度人自己也拿這個發音特點開玩笑,當他們說“我30歲了”(I am thirty),聽上去就是“我有點臟”(I am dirty),因為thirty(三十)的發音和dirty (骯髒)混淆了。 English(應改歷史)他們讀起來就是Englis(應該累死)。 shop聽起來就是sop。 cold他們會念成gold;column他們會念golumn。 coat會讀成goat。單個的詞語還比較容易區分,最怕整句都是這樣的詞語連接起來的,我在第一次到加爾各答的時候,在機場就通過海關的時候就挨了一悶棍,一個胖女人要求我:Pls sow me de dicket.我想了半天,才知道她的目的:Pls show me the ticket.所以剛開始接觸印度人的時候,適應他們的口音是比較困難的。

印度英語對於中國人來說也不盡是難題,有些語法現象與漢語相當接近。比如說回答這樣的問句:He is a student, isn't he(他不是個學生吧)? 如果他是學生,漢語的習慣是回答“不,他是”,但英語的回答卻要根據事實本身:Yes,he is。如果他不是學生,漢語的回答是:“對,他不是”,而英語的回答則應該是:No, he isn't。而印度英語在這種情況下的回答恰與漢語相似,第一種情況回答:No,he is;第二種情況回答:Yes,he isn't。更妙的是“開”和“關”的用法,在英語中說“開空調”、“關空調”很麻煩,要說Turn on the air conditioner, Switch off the air conditioner。而印度英語就像中文一樣可以用Open(開)、Close(關)直接控制空調器。

言歸正傳,一些東盟官員當東盟接納印度作為正式對話夥伴的時候,人們擔心主要不是不適應印度英語,而是印度人滔滔不絕的說話方式,到時候東盟的會議就听印度人說話了。說起來,印度人和咱中國人秉性正相反,平時個個沉默寡言,但一開會就興奮,講起話來停也停不住,別人休想插話。在聯合國以及其他國際組織中,印度(外加其他南亞)人就是憑三寸不爛之舌的本事壟斷了局、處級幹部位置,讓東亞人沒話說。

相關文章:

0 意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