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5月28日 星期一

正確認識英語發音在對話中的作用

. 2012年5月28日 星期一

“啞 巴英語”長期困擾著英語教學。原因之一是對英語發音的高要求阻礙了人們開口的勇氣。相對而言,國人對自己的母語中文的發音卻不怎麼較真,對不標準的普通話 不怎麼挑剔。其中,除了由於對外語語音陌生,聽者需要求助於言者清晰的發音外,對英語標準語音的“崇拜”心態更是起著決定性的作用。糾正“以音取人”的傾 向,不拔高、不苛求,以寬鬆的心態對待國人的英語發音,是鼓勵“英語啞巴”從“無聲世界”裏走出來的明智之舉。
關鍵詞 英語發音;語言環境;語音崇拜

“啞巴英語”是長期困擾我國公共英語教學的老大難問題。對此,專家、學者、公眾傳媒的反省和批評已是老生常談。真可謂“英語好學口難開”。誠然,要解決 “啞巴英語”這一根深蒂固的弊病,是一件長期、艱巨、複雜的工作。其原因是多方面的:有語言環境方面的,有教學方針、策略方面的,有心理方面的,等等。 本文擬對阻礙開口的因素之一“語音崇拜”心理作一些探討和分析,以使人們走出誤區,對英語發音在心目中過高的地位作出調整,釋放開口說話的能量。


一.完美的發音追求成了交際障礙

(一)“完美發音”在日常交際中不具必要性及可行性

一般說來,對一種語言發音的正確與否是話語交際成功與否和效果好壞的因素之一,而發音的優美悅耳與否會成為交流難易程度的附加因素。就母語而言,說話者一 般不存在發音不準之虞,而“完美無缺”的發音在外語使用者中是較少見的,更難講求“優美悅耳”了。即使在同一個國家中,如果這個國家是多民族、多方言的, 哪怕操著國語,人們的話語裏也往往夾雜著揮之不去的地方口音。以我國普通話為例,在一般情況下,只要一開口,言者來自南方還是北方便昭然若揭。但此種“南 腔北調”的普通話就如發音不太完美的外語的一樣,一般不至於影響正常的交際。

以上分析旨在說明一個觀點:發音正確、優美固然是言者追求的境界,但在真實言語、特別是在外語交流中難以達到致臻致美的程度。而不怎麼完美的發音在多數場 合中並不會妨礙語言的交際而使人與人之間、地域與地域之間、國與國之間的交流產生困難,受到阻礙。這無論在語言的歷史、現狀或將來的發展中都應該是站得住 腳的。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二)對外語“完美發音”要求的不合理性

  任何一種語言對別國人來說都是外語。有外語存在就會有對國語和外語發音的不同要求和態度。從不同的母語和外語使用者的角度出發,初步概括一下,我們周圍存在著的對發音的要求有一個“高”和三個“低”。

  1.國人對英語發音要求過“高”

  在日常生活中,不乏人們對英語發音的過高和不合常理要求的事例。

   事例1,某高中英語教師講英語時鄉音比較重。在評定他的工作責任心時,有人提出了發音問題。誠然,英語發音是一名英語教師“英語素質”的標誌之一。可俗 話說“鄉音難改”,這和某種能力有關。有人不用“解決”就“解決”了,而有人即使用“九牛二虎之力”也難以見效,更何況將其和體現人的責任心聯繫起來 ?C- 責任心在某種程度上可以講是人的品德和覺悟的體現。可見英語的“發音至上”是何等地深入人心!相反,對待普通話可是寬容多了。我們周圍能講真正標準普通話 的人不多,即使是中文老師。但只要學生和老師之間聽說互動能順利進行,一般很少有學生會因老師的普通話不好或不好聽而不接受他(她),儘管是國語。然而, 如果一位英語老師的英語發音不怎麼“地道”的話,他(她)就會被認為水準低而被看不起,即使他(她)的語言知識水準不俗。

  事 例2,某英語教師說mountain時用了[‘mauntih]的音,教研室主任很是不滿,議論說應該是[‘mauntəh]”。該說明的是議論時當事人 不在場。事實上,單詞mountain 的這兩種發音都是對的。退一步講,如果真的是這位教師犯了錯,也不必這麼大驚小怪,一經指出改正了,不就好了?這種“大為不滿”和背後“竊竊私語”的矛盾 態度不正生動地表現了人們對英語發音的苛求和不寬容心態嗎?

  事例3, 某女學生有著一副好嗓子,對英語48個音素發得比較準確,但往往會把單詞的音發錯,把諸如“the bright moon in the sky”說成了 [‘δə ‘brit ‘mun in ‘δə ‘ski ] (應為[ ‘δə ‘brait ‘mun in ’ δə ‘skai ])。在一次英語朗誦比賽的初賽中她就由於這一點而被淘汰了(要知道參加朗誦比賽是完全可以在賽前排練到自己認為“至臻至美”的程度的,可見她對??不理 解,感到她發音這麼漂亮怎麼會被“唰”下來,認為不公正。其實是她那漂亮的嗓音和準確的對48個音素(不是單詞)的發音,掩蓋了單詞表達的錯誤,“蒙蔽” 了一些人。 這個例子雖然絕對了一些,但這種現象不能說和我們對漂亮的發音的盲目崇拜不無關係。應該指出的是該生的英語成績不及格者十之八九。試問,象這樣的人能用她 那“漂亮的發音”勝任實際交際嗎?相反,一個發音帶有一點地方口音,但能準確表達的人,倒更能正常地和別人交流。

  和做任何事情一樣,學習英語得走過從“無把握”到“有把握”的歷程。在這樣的“唯發音是論”的氛圍裏,初學者是不太敢說自己有把握而貿然開口的。久而久之,不少人也就漸漸失卻了開口的勇氣。這也就是人們講英語“欲說無言”的心理原因之一。

  2.從人們對母、外語發音的不同要求反觀三個“低”

上述幾個例子,顯示了國人對英語發音的高要求。然而,不管是中國人對外國人甚至對中國人自己的中文發音,還是英、美人對中國人的英語發音要求卻相對都很低。

  (1)中國人對外國人的中文發音要求 ?C- “低”

  外國人講中國普通話,十有八九洋腔洋調,這是很正常的事情,沒有什麼人會對此感到好笑,
更 不用說是看不起了。電視節目有時候會邀請來自不同國家的人士做佳賓,他們的中文發音奇奇怪怪,帶著各自母語的腔調,但又有誰會說怎麼講得這麼差也上電視臺 呢(但要是我國自己的電視主持人,難得“客串”一句英語,如果發音不怎麼地道的話,觀眾很可能會不以為然)?相反,如果一個外國人講一口流利、漂亮的普通 話,人們的反應一般會超乎尋常,或是驚奇,或是想不通,或是讚嘆了不起。加拿大人大山,就是一個語言駕馭能力特別強的特例。要是一個“老外”能講流利、標 準的上海話,那就更是稀奇又稀奇了。這種極少出現的特例,十之八九是從小就在上海,在語言可塑性還很強的時候就接觸、學習、使用上海話了。一般講來,年紀 越小,所學語言的口音就越純正,而越早掌握的語言口音會對後學的產生遷移性的影響。這就解釋了為什麼後來學會的外語的發音中往往會帶有母語的口音,哪怕是 “蛛絲馬跡”。

  有幾個隨父母來上海的外國小孩,他們都能講上海話,但各自的上海話中都夾雜著寧波、無錫、常州等口音。原來他們的保姆都是來自上述等地的,她們上海話中濃重的鄉音還真“代代相傳”了呢。

  (2)英、美人對中國人的英語發音要求 ?C- “低”

   同樣,英、美人對中國人的英語發音的要求也很寬容。他們不會因我們的發音有中國腔而感到奇怪,也不會由於某個詞使用不當而大惑不解。即使有誰把 mountain 發成 [‘mauntein],他們也只會在聽不懂時想一下,或再問一下。在他們的眼裏,中國人發錯一點音是很正常的,外語麼。更不要說只是發得不那麼好聽、悅 耳了。

  (3)中國人對中國人的中文發音要求 ?C- “低”

國人對英語發音要求似乎偏高,但對我們自己的中國普通話的發音要求又怎樣呢?對此上文已有所闡述,在此再補充一點:講好普通話必須知道相關的發音方法,但 更須動用言語官能將話語講出來。換句話說,講話須用腦力和體力,但更接近“體力勞動”。我們經常可以聽到幼兒園的小朋友普通話講得很“溜”而大字不識一 個,而大學中文系的名教授講著鄉音濃重的“洋涇酜”普通話,難道說這小朋友就比教授有學問嗎?當然不是。這種現象或許可以用不同個體的言語“體力”的強弱 程度的不同在交際中的不同表現來解釋,雖然不盡恰當。事實上,只要一個人的普通話能被聽懂,能用於交流,一般不存在被接不接受,或被看不看得起的問題。也 就是說,國人對普通話不太“較真”,在交際中對對方的普通話的好壞不怎麼敏感。

從上述幾組對比中,不難看出國人對外語發音要求比本國的國語“普通話”的要求還要高,真有不盡合理和公正之感。


  二.產生“一高、三低”現象的主、客觀原因

  上述現象的產生原因有客觀和主觀的:外語聽力心理要求的客觀、聽力教學形式不足的客觀、經濟文化等因素導致的人們心理上的主觀。

  (一) 語言環境的缺乏和教學手段的不足導致聽覺的高要求

  1.聽覺對不熟悉的目標語更“挑剔”

   聽者對外語發音要求高於母語是必然的,因為母語的語言文字在人腦中已形成了一套有效的音、形、義的知覺和理解、提取的使用機制,在母語交際中,即使有時 言者在輸出時發音不怎麼地道、清楚、甚至不準確,聽者在輸入時也會自動、快速、熟練地進行預測、知覺、理解或失敗、修正、再理解,直至最終和言者的意圖達 成一致(當然也有理解不成功的時候,那只能動用其他手段,如在條件允許時要求重講等,使交際得以繼續,否則就中斷了)。在此過程中,言者的發音品質往往不 被計較,而不成為聽者對之敏感的因素。外語就不同了。發音品質成了敏感因素。在交際過程中,只要有些微的“風吹草動”,聽者的注意力、知覺敏感度和理解的 準確度就會打折扣。作過磁帶聽力練習的人恐怕都有這樣的體會:哪怕有人在身邊無聲地走過都會“帶走”一連串的話語。因此,聽者往往期盼言者吐字清晰、準 確、易懂。這是因為外語學習是在“非語言環境”的“真空”中進行的,一旦進入真實交際狀態,較容易受到真實語境中難免的發音缺陷或發音不到位等因素的影 響。

  在聽、說交際時,聽者需要時間去反映、提取、理解,而語言交流的速度是不以聽者的意志為轉移的。在交際的時候,“主動 權”掌握在言者手裏,當聽者的輸入速度跟不上言者的輸出速度時,理解會失敗。這在母語和外語交際中都可能發生。但由於在母語交際時可以動用的附加手段要遠 遠多於外語,這種情況發生的比率會遠遠低於外語。

  因此聽者對外語發音的要求高一些是正常的心理狀態。然而,目前的實際狀況是很多人對此要求有點過頭。如果每每“計較”言者發音的好壞,一味“以音取人”,就會打擊言者的自信,使之處於“欲言口難開”的境地。

  2.對非標準英語語音排斥的心理傾向是實驗室效應的產物

   限于條件,外語學習的聽力訓練一般不可能做“實地演練”而只能在語言實驗室裏進行。因此,所聽內容不能以真實語境中的真實個體的各種形態的聲音為載體來 表達,而只能是由錄音磁帶上的正規、地道、標準的語音來體現。聽慣了標準音而又缺乏實地訓練的人,一旦離開語言實驗室就得去適應“凡夫俗子”的口音。但由 於人的思維定勢,在“去適應”還是“使適應”之間,聽者會無意識地傾向於後者:老是會感到他(她)說得怎麼就不“挺括”,比錄音磁帶上的差多了,我怎麼聽 怎麼就感到不地道?可他們沒有想到錄音帶上的是“國標”。即使是中國人講中國的國語,有幾個達得到“國標”,更何況要缺乏語言環境的中國人達到英語的“國 標”?反過來,若讓對別人發音要求頗高的人自己講英語,又有幾個能真正地達到他們自己對別人所期望的呢?總之,要想真正獲得聽力,只有努力使自己那被“陽 春白雪寵壞了的”耳朵走出實驗室,放下“架子”,和“下裏巴人”作“零距離接觸”,努力去“遷就”、適應各色聲調、口音。

  其 實,來自同一母語群體的人,有著同樣的發音習慣,說外語時易受同樣的母語語音負遷移的影響,對本族人即使不怎麼地道的英語發音也比實驗室之外的地道的英國 人或美國人的話語容易聽懂。據此,一個人外語的音發得標準與否對其本國人的聽力理解不會有太大的影響,對之要求過高實際意義不大。


(二)經濟落差導致盲目崇拜

   1.從廣東話、上海話在國內的地位演變看經濟發達地區語言的“主導性”社會心理學和心理語言學都告訴我們,經濟發達地區的人們往往以“老大”自居,在跨 國或跨地區語言交流時不屑使用落後地區的語言,而經濟相對落後地區的人們卻又截然相反,他們往往以能使用“強國語言”而感到自豪。例如由於經濟較落後,蘇 北話就長期被人看不起;上世紀八十年代由於改革開放,廣東經濟崛起,再加上在香港地區廣東人的數目佔絕對優勢,而廣東話又是香港的“普通話”,一時間廣東 話成了時尚。電影、電視劇裏常常可以看到操著拖 “廣東尾音”的普通話的小老闆不是被人羨慕得要死,就是個騙倒一大幫人的大騙子。再如,上海人以前被人看不起,說是上海人“門檻精”,滑頭、小家子氣。因 此上海人到外地不敢“露真容”,更不用說開口講上海話了,一則怕被人看不起,二則別人也聽不懂。可近年來“城市的高度越變越快,上海讓人越看越愛”,新老 市民們都在爭當可愛的上海人,不少上海新人以學說上海話為樂。於是乎上海話培訓班應運而生,儘管國家一再提倡講普通話,而普通話在上海又完全管用、夠用。 順便提一下,現在上海的浦東又成了改革開放的前沿陣地,說不準到時候“浦東話”也成了人們爭相學說的新寵。

故經濟發展的不平衡也會體現在地方語言的地位上,而往往被作為衡量屬於同一語言使用群體的人的階層的高低貴賤尺規之一的純正的發音,當然也不可避免地成為外語使用者關注的焦點。

  2. “仰視”發達國家,追求“純正”口音

   正因為英語國家多數是發達國家,而我們是發展中國家,加上過去我們的國門長期閉鎖,直到鄧小平改革開放的國策喚醒了國人,讓我們了解世界,也讓世界了解 我們。這時英語的重要性是不言而喻的。國人對發音較好的人是欽佩有加,反之抱不屑的眼光,儘管不少人自己的音發得也不怎麼樣。在此並非有意批評,只是想提 醒和呼籲一下,這樣本末倒置地對同胞們英語發音的過高要求,不但不能促進人們的英語口語能力,反而阻礙人們開口的勇氣,使人話到嘴邊口難開。


  三.發音不必至上,交流才屬目的

   聽和說是人類語言交際同一層面上的一組互動,因此,聽和說的相互配合協作是交際成敗致關重要的因素。如果說者用詞不直接明瞭、聲音含糊,聽者就難以聽 清、理解,交際可能失敗;反之,如果聽者採取不協作態度,把言者的意思(故意)歪曲的話,也可能導致交際的失敗。因此,作為言者,除了必須採用適當的詞語 和方式,將自己的意思明白無誤地表達出來,還必須用清晰、明亮、讓人足以聽清的聲音來說話,包括發音正確(也力求漂亮)。當然,如上所述,發音正確在外語 來說並不十分容易,但要儘量向正確的方向靠攏,使交際儘量順利地進行。

至於聽者,他的任務就是去聽懂、理解言者,去預測、聽、辨、糾正錯音(動用自身的內部糾音機制)、理解、檢驗(直到感覺自身的理解和說者的意思達成一致為 止),其任務完成得好壞要依賴很多因素:聽者本身的語言水準(詞彙量、語法知識和語音水準)、常識和語言敏感性。一般自身發音較準確者,聽起來就容易,並 且對別人發得不太準確的音的預測、修正和理解會來得快一些、效率高一點。因此,聽、說雙方應本著合作原則,各自盡可能做得完滿一點,不要過高地要求對方, 不要嫌棄發音不太好的人,拒絕“窩裏鬥”,營造寬鬆的氛圍,使能開口的把口開起來,想開口的輕裝上陣,使我們的英語知識有用武之地,使多年來的“英語啞 巴”開口說話。


  四.結束語

  語音是語言交流中的一個必不可少的因素,它是語言內容最基本 的載體。發音準確、優美是語言交流所追求的境界,是言、聽雙方的美的享受。但在外語交流中如果一味追求完美發音,人們對發音的高要求就會扼殺言者的說話積 極性,從而阻礙國人對英語的學習、使用。因此,不拔高、不苛求,以寬鬆的心態對待國人的英語發音,才能鼓勵“英語啞巴” 從“無聲世界”裏走出來,將英語真正學到手。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相關文章:

0 意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