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8月11日 星期二

巴顿将军(General George Smith Patton)

. 2015年8月11日 星期二

Now, I want you to remember that no bastard(1) ever won a war by dying for his country. He won it by making the other poor dumb bastard die for his country.

Men, all this stuff you've heard about America not wanting to fight, wanting to stay out of the war, is a lot of horse dung. Americans, traditionally, love to fight. All real Americans love the sting of battle.

When you were kids, you all admired the champion marble shooter, the fastest runner, the big league ball players, the toughest boxers(3). Americans love a winner and will not tolerate a loser. Americans play to win all the time. I wouldn't give a hoot(2) in hell for a man who lost and laughed. That's why Americans have never lost and will never lose a war. Because the very thought of losing is hateful to Americans.

Now, an army is a team. It lives, eats, sleeps, fights as a team. This individuality stuff is a bunch of crap. The bilious(4) bastards(5) who wrote that stuff about individuality for the Saturday Evening Post don't know anything more about real battle than they do about fornicating.

Now, we have the finest food and equipment, the best spirit, and the best men in the world. You know, by God, I actually pity those poor bastards we're going up against. By God, I do. We're not just going to shoot the bastards. We're going to cut out their living guts(6) and use them to grease the treads of our tanks. We're going to murder those lousy Hun bastards by the bushel.

Now, some of you boys, I know, are wondering whether or not you'll chicken-out under fire. Don't worry about it. I can assure you that you will all do your duty. The Nazis(8) are the enemy. Wade(9) into them. Spill their blood. Shoot them in the belly(10). When you put your hand into a bunch of goo that a moment before was your best friend's face, you'll know what to do.

Now there's another thing I want you to remember. I don't want to get any messages saying that we are holding our position. We're not holding anything. Let the Hun do that. We are advancing constantly and we're not interested in holding onto anything -- except the enemy. We're going to hold onto him by the nose, and we're gonna kick him in the ass(7). We're gonna kick the hell out of him all the time, and we' re gonna go through him like crap through a goose!

Now, there's one thing that you men will be able to say when you get back home -- and you may thank God for it. Thirty years from now when you're sitting around your fireside with your grandson on your knee, and he asks you, "What did you do in the great World War Two?" -- you won't have to say, "Well, I shoveled(11) **** in Louisiana."

Alright now you sons-of-bitches, you know how I feel.

Oh, I will be proud to lead you wonderful guys

into battle anytime,

anywhere.

That's all.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弟兄們,最近有些小道消息,說我們美國人對這次戰爭想置身事外,缺乏鬥志。那全是一堆臭狗屎!美國人從來就喜歡打仗。真正的美國人喜歡戰場上的刀光劍影。你們今天在這裡,有三個原因。一,你們來這,是為了保衛家鄉和親人。二,你們來這,是為了榮譽,因為你此時不想在其他任何地方。三,你們來這,是因為你們是真正的男子漢,真正的男子漢都喜歡打仗。當今天在座的各位還都是孩子的時候,大家就崇拜彈球冠軍、短跑健將、拳擊好手和職業球員。美國人熱愛勝利者。美國人對失敗者從不寬恕。美國人蔑視懦夫。美國人既然參賽,就要贏。我對那種輸了還笑的人嗤之以鼻。正因如此,美國人迄今尚未打輸過一場戰爭,將來也不會輸。一個真正的美國人,連失敗的念頭,都會恨之入骨

你們不會全部犧牲。每次主要戰鬥下來,你們當中只可能犧牲百分之二。不要怕死。每個人終究都會死。沒錯,第一次上戰場,每個人都會膽怯。如果有人說他不害怕,那是撒謊。有的人膽小,但這並不妨礙他們象勇士一樣戰鬥,因為如果其他同樣膽怯的戰友在那奮勇作戰,而他們袖手旁觀的話,他們將無地自容。真正的英雄,是即使膽怯,照樣勇敢作戰的男子漢。有的戰士在火線上不到一分鐘,便會克服恐懼。有的要一小時。還有的,大概要幾天工夫。但是,真正的男子漢,不會讓對死亡的恐懼戰勝榮譽感、責任感和雄風。戰鬥是不甘居人下的男子漢最能表現自己膽量的競爭。戰鬥會逼出偉大,剔除渺小。美國人以能成為雄中之雄而自豪,而且他們也正是雄中之雄。大家要記住,敵人和你們一樣害怕,很可能更害怕。他們不是刀槍不入。在大家的軍旅生涯中,你們稱演習訓練為“雞屎”,經常怨聲載道。這些訓練演習,如軍中其它條條框框一樣,自有它們的目的。訓練演習的目的,就是培養大家的警惕性。警惕性必須滲透到每個戰士的血管中去。對放鬆警惕的人,我決不手軟。你們大家都是槍林彈雨裡衝殺出來的,不然你們今天也不會在這兒。你們對將要到來的廝殺,都會有所準備。誰要是想活著回來,就必須每時每刻保持警惕。只要你有哪怕是一點點的疏忽,就會有個狗娘養的德國鬼子悄悄溜到你的背後,用一坨屎置你於死地

在西西里的某個地方,有一塊墓碑碼得整整齊齊的墓地,裡面埋了四百具陣亡將士的屍體。那四百條漢子升天,只因一名哨兵打了個盹。令人欣慰地是,他們都是德國軍人。我們先於那些狗雜種發現了他們的哨兵打盹。一個戰鬥隊是個集體。大家在那集體裡一起吃飯,一起睡覺,一起戰鬥。所謂的個人英雄主義是一堆馬糞。那些膽汁過剩、整日在星期六晚間郵報上拉馬糞的傢伙,對真正戰鬥的了解,並不比他們搞女人的知識多

我們有世界上最好的給養、最好的武器設備、最旺盛的鬥志和最棒的戰士。說實在地,我真可憐那些將和我們作戰的狗雜種們。真地

我麾下的將士從不投降。我不想听到我手下的任何戰士被俘的消息,除非他們先受了傷。即便受了傷,你同樣可以還擊。這不是吹大牛。我願我的部下,都像在利比亞作戰時的一位我軍少尉。當時一個德國鬼子用手槍頂著他胸膛,他甩下鋼盔,一隻手撥開手槍,另隻手抓住鋼盔,把那鬼子打得七竅流血。然後,他拾起手槍,在其他鬼子反應過來之前,擊斃了另一個鬼子。在此之前,他的一側肺葉已被一顆子彈洞穿。這,才是一個真正的男子漢

不是所有的英雄都像傳奇故事裡描述的那樣。軍中每個戰士都扮演一個重要角色。千萬不要吊兒郎當,以為自己的任務無足輕重。每個人都有自己的任務,而且必須做好。每個人都是一條長鏈上的必不可少的環節。大家可以設想一下,如果每個卡車司機都突然決定,不願再忍受頭頂呼嘯的砲彈的威脅,膽怯起來,跳下車去,一頭栽到路旁的水溝中躲起來,那會產生什麼樣的後果。這個懦弱的狗雜種可以給自己找藉口:“管他娘的,沒我地球照樣轉,我不過是千萬分之一。”但如果每個人都這樣想呢?到那時,我們怎麼辦?我們的國家、親人甚至整個世界會是怎麼一個樣子?不,他奶奶的,美國人不那樣想。每個人都應完成他的任務。每個人都應對集體負責。每個部門,每個戰鬥隊,對整個戰爭的宏偉篇章,都是重要的。彈藥武器人員讓我們槍有所發,炮有所射。沒有後勤人員給我們送衣送飯,我們就會飢寒交迫,因為在我們要去作戰的地方,已經無可偷搶。指揮部的所有人員,都各有所用,即使是個只管燒水幫我們洗去征塵的勤務兵

每個戰士不能只想著自己,也要想著身邊一起出生入死的戰友。我們軍隊容不得膽小鬼。所有的膽小鬼都應象耗子一樣被斬盡殺絕。否則,戰後他們就會溜回家去,生出更多的膽小鬼來。老子英雄兒好漢,老子懦夫兒軟蛋。幹掉所有狗日的膽小鬼,我們的國家將是勇士的天下。我所見過的最勇敢的好漢,是在突尼斯一次激烈的戰鬥中,爬到電話竿上的一個通訊兵。我正好路過,便停下問他,在這樣危險的時候爬到那麼高的地方瞎折騰什麼?他答道:“在修理線路,將軍。”我問:“這個時候不是太危險了嗎?”他答道:“是危險,將軍,但線路不修不行啊。”我問:“敵機低空掃射,不打擾你嗎?”他答:“敵機不怎麼打擾,將軍,你倒是打擾得一塌糊塗。”弟兄們,那才是真正的男子漢,真正的戰士。他全心全意地履行自己的職責,不管那職責當時看起來多麼地不起眼,不管情況有多危險。還有那些通往突尼斯的路上的卡車司機們,他們真了不起。他們沒日沒夜,行駛在那狗娘養的破路上,從不停歇,從不偏向,把四處開花的砲彈當成伴奏。我們能順利前進,全靠這些天不怕地不怕的美國硬漢。這些司機中,有人連續開車已經超過四十小時。他們不屬戰鬥部隊,但他們同樣是軍人,有重要的任務要完成。任務他們是完成了,而且完成得真他娘的棒!他們是大集體的一部分。如果沒有大家的共同努力,沒有他們,那場戰鬥可能就輸掉了。只因所有環節都各司其職,各盡其責,整個鏈條才堅不可破

大家要記住,算我沒來過這裡。千萬不要在信件裡提及我。按理說,我是死是活,對外界要保密,我既不統率第三集團軍,更不在英國。讓那些狗日的德國佬第一個發現吧!我希望有一天看到,那些狗雜種們屁滾尿流,哀鳴道:“我的天哪!又是那挨千刀的第三集團軍!又是那狗娘養的巴頓

我們已經迫不及待了。早一日收拾掉萬惡的德國鬼子,我們就能早一日掉轉槍口,去端倭國鬼子的老巢。如果我們不抓緊,功勞就會全讓狗娘養的海軍陸戰隊搶去了

是的,我們是想早日回家。我們想讓這場戰爭早日結束。最快的辦法,就是乾掉燃起這場戰爭的狗雜種們。早一日把他們消滅乾淨,我們就可以早一日凱旋。回家的捷徑,要通過柏林和東京。到了柏林,我要親手幹掉那個紙老虎、狗雜種希特勒,就像幹掉一條蛇!

誰要想在砲彈坑里蹲上一天,就讓他見鬼去吧!德國鬼子遲早會找到他的頭上。我的手下不挖貓耳洞,我也不希望他們挖。貓耳洞只會使進攻放緩。我們要持續進攻,不給敵人挖貓耳洞的時間。我們遲早會勝利,但我們只有不停戰鬥,比敵人勇敢,勝利才會到來。我們不僅要擊斃那些狗雜種們,而且要把他們的五臟六腑掏出來潤滑我們的坦克履帶。我們要讓那些狗日的德國鬼子屍積成山,血流成河。戰爭本來就是血腥野蠻殘酷的。你不讓敵人流血,他們就會讓你流。挑開他們的肚子,給他們的胸膛上來上一槍。如果一顆砲彈在你身旁爆炸,炸了你一臉灰土,你一抹,發現那竟是你最好夥伴的模糊血肉時,你就知道該怎麼辦了

我不想听到報告說,“我們在堅守陣地。”我們不堅守任何見鬼的陣地。讓德國鬼子堅守去吧。我們要一刻不停地進攻,除了敵人的卵子,我們對其它任何目標都不感興趣。我們要扭住敵人的卵子不放,打得他們魂魄離竅。我們的基本作戰計劃,是前進前進再前進,不管要從敵人身上身下爬過去,還是要從他們身體中鑽過去。我們要像擠出鵝腸或小號的屎那樣執著,那樣無孔不入

有時免不了有人會抱怨,說我們對戰士要求太嚴,太不近情理。讓那些抱怨見鬼去吧!我堅信一條金玉良言,就是“一杯汗水,會挽救一桶鮮血。”我們進攻得越堅決,就會消滅越多的德國鬼子。我們消滅的德國鬼子越多,我們自己人死得就會越少。進攻意味著更少的傷亡。我希望大家牢牢記住這一點

凱旋回家後,今天在座的弟兄們都會獲得一種值得誇耀的資格。二十年後,你會慶幸自己參加了此次世界大戰。到那時,當你在壁爐邊,孫子坐在你的膝蓋上,問你:“爺爺,你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時干什麼呢?”你不用尷尬地干咳一聲,把孫子移到另一個膝蓋上,吞吞吐吐地說:“啊……爺爺我當時在路易斯安那鏟糞。”與此相反,弟兄們,你可以直盯著他的眼睛,理直氣壯地說:“孫子,爺爺我當年在第三集團軍和那個狗娘養的喬治·巴頓並肩作戰!” 美國陸軍五星上將喬治·巴頓號稱“鐵膽將軍”。粗魯、野蠻是他在戰爭中留給後人的印象,潘興元帥甚至把他叫作“美軍中的匪徒”。但如果僅憑這一點就認為他是個只懂打仗的猛張飛就大錯特錯了。巴頓將軍投注在軍事領域的用心是全方位的,其中不乏智慧和深思熟慮的結晶,“巴頓劍”的成功就是一例。

美國是一個善於使斧的國家,早期的騎兵更習慣揮舞馬刀砍殺。訓練時,騎兵們乘坐在馬背上,像使用球棒一樣瘋狂地舞動手裡的騎兵彎刀。年輕的巴頓把這一切看在眼裡,不禁在心裡開始了思量。

那時的巴頓曾經在第5屆奧運會軍事五項比賽中獲得過擊劍的第3名,號稱“軍中第一擊劍高手”,並獲得過“劍術大師”的榮譽稱號。在參加完奧運會後,巴頓到法國索米爾軍事學校學習擊劍課。在那裡,他發現法國騎兵使用馬刀的方法遠遠超過美國騎兵,原因很簡單:法國人是用刀尖去刺殺,而美國人則是用刀刃去砍殺。與砍殺相比,刺殺能更快地接近敵人,作戰效率更高。

怀揣改進騎兵軍刀的想法,巴頓調到了弗吉尼亞的邁爾堡。這是一個騎兵駐地,有軍隊裡最優秀的騎手,有美國出身最好的軍官,他們熟悉華盛頓的每一位要人。在這個“離上帝最近”的地方,血氣方剛的巴頓決定大干一番,改進騎兵軍刀就是他的“敲門磚”。

“以法國式的直劍取代美軍盛行的彎刀。”巴頓把自己的想法明白無誤地寫在文章裡,並把文章交給邁爾堡騎兵團團長格拉德上校。上校是位老騎兵,當然看出了巴頓的主張有多麼重要的意義。他建議巴頓再增添一些內容,然後把文章投寄給《騎兵月刊》。

受到鼓舞的巴頓沒有聽從團長的建議。他把目光投向了更高級別的軍事刊物。他知道,小小的《騎兵月刊》不足以引起軍界高層的注意。他在給未婚妻的信中寫道:“我希望這篇文章引起轟動。我相信一定會的。”果然,1913年1月11日,頗有影響的《陸海軍雜誌》刊登了巴頓的文章,並立即引起軍界的關注。 “我想我要出名了!”巴頓心裡異常興奮。

幾個月後,陸軍參謀長伍德將軍命令按照巴頓設計的樣式和規格,打造兩萬把新軍刀。這種新型騎兵軍刀是直線型設計,刀有940毫米長,刀身的寬度為257毫米,刀刃非常長,是一種理想的擊刺武器,能夠完美地用於刺殺。巴頓的鑽研和思考結出了果實。

新軍刀選在斯普林菲爾德的工廠鑄造。為保證軍刀的生產質量,巴頓被專門派去負責檢查驗收。美國軍械部次長也對巴頓設計的新軍刀很滿意。他說:“巴頓作為一位擊劍手的技巧和經驗,對於軍械部價值無限。”

新軍刀還需要新的訓練教程。春風得意的巴頓開始編寫《軍刀教員講義》。 1914年3月,《軍刀訓練》一書由陸軍部批准出版。巴頓在書裡進一步強化了他附著在新軍刀中的“刀尖”精神:要記住刀尖是壓倒一切的重點,富有活力、勇於進取的勇士要像刀尖一樣,在進攻中刺穿敵人的身體……

批量生產的新型騎兵軍刀在騎兵部隊中廣泛使用,並以“巴頓劍”聞名天下。 1916年3月,巴頓調任布利斯堡騎兵團時,高興地看到團隊使用的軍刀全是自己設計的“巴頓劍”。這一發現讓他激動得熱淚盈眶。

但凌厲的槍彈使騎兵的軍刀失去了用武之地。 “巴頓劍”更多地成了騎兵們的標誌性裝備,很少在實戰中使用。巴頓成名後,更沒有機會和膽量拿他的“巴頓劍”去和納粹們單挑。

美國陸軍上將喬治·巴頓號稱“鐵膽將軍”。粗魯、野蠻是他在戰爭中留給後人的印象,潘興元帥甚至把他叫作“美軍中的匪徒”。但如果僅憑這一點就認為他是個只懂打仗的猛張飛就大錯特錯了。巴頓將軍投注在軍事領域的用心是全方位的,其中不乏智慧和深思熟慮的結晶,“巴頓劍”的成功就是一例。

美國是一個善於使斧的國家,早期的騎兵更習慣揮舞馬刀砍殺。訓練時,騎兵們乘坐在馬背上,像使用球棒一樣瘋狂地舞動手裡的騎兵彎刀。年輕的巴頓把這一切看在眼裡,不禁在心裡開始了思量。喬治.史密斯.巴頓1885年11月11日出生在美國加利福尼亞州一個具有文韜武略的傳統家庭。 18歲時進入私立弗吉尼亞軍事學院學習,一年後獲得入西點軍校的保送資格。 1909年6月,巴頓軍校畢業,隨即以少尉軍銜赴美國第一集團軍騎兵部隊服役

1915年,巴頓調到潘興將軍手下做副官,得到潘興將軍的賞識,稱讚他“是一個真正的鬥士!”。 1916年,潘興將巴頓提升為中尉,不到2年時間裡,他從中尉逐級升至上校

1917年,第一次世界大戰爆發,巴頓隨美國遠征軍總司令潘興到了法國。 11月,巴頓受命組建美國第一支坦克部隊,建立了裝甲兵的訓練學校,用法式輕型坦克組編成一支坦克旅,經過短暫而切實有效的訓練之後,巴頓率領自己組訓不久的坦克旅參加了第一次世界大戰的聖米耶爾和和阿拉貢戰役。在戰鬥中,巴頓竟一個人開著坦克,衝入德軍防線內,差點送了命。

第一次世界大戰結束後,巴頓回到美國。此後20餘年裡,他大多在“和平的冷營裡”消磨時光,十幾次調動,等待戰爭的召喚

1939年9月,第二次世界大戰全面爆發,美國面臨戰爭。巴頓的軍事才能得到陸軍參謀長馬歇爾的賞識,認為他是能在戰場上戰勝快速機動的德軍的優秀將才。 1940年7月,馬歇爾批准組建裝甲師,巴頓受命組建一個裝甲旅,並被晉升為準將。同年,巴頓被任命為第二裝甲師師長,晉升為少將

1941年12月珍珠港事件之後,美國對德日意宣戰。 1942年1月,巴頓升任第1裝甲軍軍長。 11月,巴頓率領美國特譴隊4萬多名官兵橫渡大西洋,在法屬摩洛哥海濱登陸,經過74小時的激戰,終於迫使駐摩洛哥的德軍投降。北非登陸的成功,為盟軍順利地完成北非戰局部署創造了有利條件。隨後,巴頓被任命為美國駐摩洛哥總督。 ◎

1943年3月5日,巴頓臨危受命,接任被隆美爾擊敗的美第二軍軍長,他從到達第二軍的那天起,便全力以赴地整肅軍紀。迅速改變了全軍渙散的軟弱狀態。 3月17日,面目一新的美第二軍向德軍發起進攻,一路猛攻猛打,進展迅速,很快與英軍在突尼斯北部完成了對德軍的合圍。

突尼斯戰役不久,巴頓晉獲中將軍銜,升任美第7集團軍司令。 1943年7月9日,盟軍發起西西里島登陸戰役。巴頓率美第7集團軍攻取巴勒莫,隨後搶在蒙哥馬利之前拿下了墨西拿城。盟軍佔領了西西里島,德軍退到意大利本土。此時發生了巴頓打士兵耳光的事件,他因此被免去第7集團軍司令的職務。

在加來海峽的多佛設立一個司令部,誘使德軍誤認為盟軍將在加來登陸。 6月6日,諾曼底登陸戰打響,第3集團軍作為第二梯隊登陸後,巴頓將第三集團軍編成若干坦克群,命令部下“以盡快的速度,向一切可以推進的地方前進

巴頓不顧一切地向前猛衝,穿越法國,在歐洲平原上近乎瘋狂般的推進。當戰線迅速拉長,汽油供應不足時,他授意部下採取劫持、偷竊別的部隊油料等手段,想方設法找到汽油加速前進。 1944年12月,巴頓率第3集團軍在阿登地區擊退德軍的大反撲,解救了被圍的盟軍部隊。 1945年3月,巴頓再次搶在蒙哥馬利之前渡過了萊茵河。 1945年5月初,巴頓的第3集團軍一直推進到奧地利邊境方才住腳。在9個月的推進過程中,巴頓部隊殲敵140餘萬,取得了驚人的戰果。 4月16日,巴頓被晉升為四星上將

1945年5月8日,德國投降,毆戰結束。巴頓被任命為巴伐利亞州軍事長官。隨後由於他的反蘇言論和姑息納粹分子的行為而被解出巴伐利亞州軍事長官和7集團軍司令的職務,改任有名無實的第15集團軍司令

1945年12月9日,巴頓在外出打獵時突遇車禍而受重傷,12月21日在德國海德堡一家醫院辭世,享年60歲

巴頓無疑是一代名將。他對目標的追求堅定不移。正如駐歐洲盟軍總司令艾森豪威爾將軍在戰後所指出的:“在巴頓面前,沒有不可克服的困難和不可逾越的障礙,他簡直就像古代神話中的大力神,從不會被戰爭的重負所壓倒。在第二次世界大戰的歷次戰役中,沒有任何一位高級將領有過象巴頓那樣神奇的經歷和驚人的戰績."



1 bastard MuSzK
n.壞蛋,混蛋;私生子

2 hoot HdzzK
n.鳥叫聲,汽車的喇叭聲; v.使汽車鳴喇叭

3 boxers
n.拳擊短褲;(尤指職業)拳擊手( boxer的名詞複數);拳師狗

4 bilious
adj.膽汁過多的;易怒的

5 bastards
私生子( bastard的名詞複數); 壞蛋; 討厭的事物; 麻煩事(認為別人走運或不幸時說)傢伙

6 guts
v.狼吞虎咽,貪婪地吃,飛碟遊戲(比賽雙方每組5人,相距15碼,互相擲接飛碟);毀壞(建築物等)的內部( gut的第三人稱單數);取出…的內臟n.勇氣( gut的名詞複數);內臟;消化道的下段;腸

7 ass
n.驢;傻瓜,蠢笨的人

8 Nazis
n.(德國的)納粹黨員( Nazi的名詞複數);納粹主義

9 wade
v.跋涉,涉水;n.跋涉

10 belly
n.肚子,腹部;(像肚子一樣)鼓起的部分,膛

11 shoveled
vt.鏟,剷出(shovel的過去式與過去分詞形式)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相關文章:

0 意見:

張貼留言